蓝十字脑科 赤心灼灼 朱老的特别一天

11月20日,对朱宝宽朱老来说是平常的一天,却又是意义特殊的一天。在同一天,先后收到了来自两位患者的锦旗,烈烈红旌,朱老的内心也颇受鼓舞,深感欣慰。

一大早,律师老严就挤上地铁,从浦东赶到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,满怀感激地把锦旗递到朱老的手上。中国人一向比较含蓄委婉,总觉得语言不够分量,仿佛只有锦旗才能完整地表达心中所思所念。

去年的老严,还是个脑梗后遗症患者,面对突发的脑梗,侥幸捡回了一条命。如今的老严,在朱老的治疗下,行走基本与常人无异,肢体活动也恢复如常,说话更是明显流畅好转许多。

老严是去年10月份突发的脑梗,只是一个跟斗,虽然抢救回来了,却留下了一堆后遗症:右半身不灵活,抬腿困难,走路不稳,右手疼痛难起,舌头向右倾斜,嘴右歪,口齿不清,说话困难。

多方求治,花钱无数,却始终不见效果。后经人介绍,慕名找到了朱宝宽朱老。令人没想到的是,仅行针3次,老严右臂的疼痛感就消失了,能自如活动,右腿走路也变稳了,甚至当着朱老的面能流畅诵读报纸。与之前相比,发音更清晰、语句更清楚,舌神经功能恢复良好。

“你看,我可以走得很好了!”在候诊大厅,碰到熟识的病友,老严就情不自禁地唠叨上两句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大伙儿也不由得对朱老在针灸治疗脑中风后遗症方面的造诣,高竖大拇哥。

病情的明显好转,是医患共同努力的成果。医院治疗是前提,家庭康复训练也不能少。

老严家住20楼,每天早上都坚持爬楼梯训练。从家里出发,爬到28楼,再下到底楼,再爬到20楼家。“35分钟走完!”老严自信满满地说。每天晚饭后,他还会在小区走上半小时。

如今,老严心情愉悦,走路轻松。只希望通过进一步治疗,让身体恢复得更好一些,可以再次踏上工作岗位,为更多老百姓提供法律援助服务。

唐女士,40多岁,是上海一家日资企业的高管。本来平静安稳的日子,却因为8月份的一跤,摔出了重症肌无力。

难诊断,难确诊,难治疗,总之一个字“难”。无可奈何之下,选择了中医,遇上了朱宝宽朱老。综合患者病情,朱老判断是重症肌无力,之后外院的活检报告结果也印证了他的判断。

重症肌无力是神经免疫性疾病中的罕见疾病,因病程长、难治疗、多复发受到临床专家关注。早在2018年,重症肌无力就被纳入了国家五部委联合发布的《第一批罕见病目录》。

现代医学认为,重症肌无力是由于患者神经肌肉接头处神经递质传递障碍,导致肌肉无力收缩的慢性病,属于自身免疫性疾病,治疗上难度较大。

在中国,绝大多数重症肌无力者均在接受药物治疗,但仍有部分患者因药物疗效、耐受性或使用禁忌等问题无法充分有效地控制病情;此外还有10%-20%难治型患者、15%-20%可能发展为危象的患者,成为临床治疗的重要挑战。

而且,重症肌无力极易复发加重,常用的激素、免疫抑制剂等药物对症状改善有限,长期使用还会给身体带来一定的副作用影响。

对此,朱宝宽朱老谈道,重症肌无力在中医上称之为痿病。有关痿病的记载,首见于中医经典著作《黄帝内经》。该书在《素问•痿论》一篇中提及:“治痿者独取阳明何也……阳明者,五脏六腑之海,主润宗筋,宗筋主束骨而利机关也。冲脉者,经脉之海也,主渗灌溪谷,与阳明合于宗筋,阴阳总宗筋之会……皆属于带脉而络于督脉,故阳明虚则宗筋纵,带脉不引,故足痿不用也。” 这指出痿病发生亦与奇经之冲、督、带脉有关,从而奠定了痿病治疗的理论基础。

以此为出发点,朱老为唐女士确立了“温理奇阳、扶元振颓,通畅络气”的治疗原则,通过针灸与相关中药组方联合施治。两次联合治疗后,唐女士就感觉精神状态明显改善,易疲劳感消失,病情也逐渐稳定,没有继续恶化,双腿也有了力气。

唐女士一家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,满心感激只能以一幅锦旗来呈现。唐女士70多岁的老父亲,唯一的希望就是女儿能早日站起来,能早日生活自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